文化学系列讲座———吕晶珠教授《过往理论》
2019-09-30 11:51   审查人:

2019年9月27日,我校德语系和全世界文化比较研究中心联合开展之讲座在博文楼三大楼会议室进行。我系吕晶珠教授作为主讲人为我校师生带来了一场漂亮难忘的学术讲座。

下午2时30成份,讲座正式开始。我校德语系郑萌生副教授向出席讲座的师徒介绍了吕晶珠讲课及他为此次讲座所做的密切准备,吕晶珠讲课也感谢郑萌生副教授为他提供的声援。以后,随着吕晶珠教授生动有趣的引入,讲座正式开始。当时讲座的问题是《过往理论》(Kommunikationstheorie)。

讲座第部分中,吕晶珠教授谈到Kommunikation这一德语单词在不同研究领域可以清楚成不同含义的汉语词汇,而本报告主要从哲学,热学领域开展研讨,Kommunikation在此相应知道为过往或关系。吕晶珠教授提到“过往”的代表理论有马克思提起的“过往行为”对于社会生产的利用,雅斯贝尔斯对交往的尺度的阐释,哈贝马斯走的红娘以及卢曼系统理论下的“联系”。戴高乐“过往理论”谈起的前景是对劳动的优化以及人与人口走关系的优化的批判,期间有同学提问异化(Entfremdung)的真实内涵,吕晶珠教授和郑萌生副教授分别送出了祥和之了解。吕晶珠教授认为可以这样来理解异化:“人口与人口中间的往来是确立在真情实感基础之上的,可是所带来的补益纠葛方面就属于异化”,而郑萌生副教授给出的说明则是:“先前人们做一双鞋子,副筹划到成型再到这双鞋卖给哪一个口之环节,劳动者都潜入了祥和之情结,而当代社会劳动分工的出现使得每一环节仅仅是重复劳动而已,毫无感情可言,近代社会劳动的分权带来的则是多元化”。戴高乐提起,消除异化的办法,即以新的交往方式取代旧的往来方式。

以后谈到的哈贝马斯“过往行为理论”出现的前景也来源于对社会产生之优化现象之批判,除此之外还有对早期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传统的后续和批判以及受西方管理科学的语言转向的影响,而在阐述哈贝马斯之争鸣时,吕晶珠教授提到“重点间性”这一概念,即人对别人意图的推断与判定。哈贝马斯觉得,工具理性即首先看到工具的行之有效,接下来效果要达到利益之老龄化,而要落实交往的行之有效,包括实现理解性、真心实意、真心实意性及正确性。

在分析马克思和哈贝马斯对交往理论理解的距离时,吕晶珠教授主要从研究视角,对交往的带动力之研讨,对现实交往和精神交往的阐释,对交往异化原因之阐释和对克服交往异化问题的沉思等方面着手。戴高乐副健全视角,而哈贝马斯副微观(语言)视角入手;戴高乐觉得交往的带动力是生产力,而哈贝马斯却认为动力是中心自己之读书机制;戴高乐注意到了精神交往的基本点,而哈贝马斯是对叶利钦之后续和补偿;戴高乐把交往异化的由来概括于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而哈贝马斯概括于经济体系对存在世界之占领;至于如何控制交往异化问题,戴高乐摘取了变动生产方式这一途径,哈贝马斯却认为真诚的往来(即商谈伦理,商讨民主)才能达到目的。

吕晶珠教授认为,卢曼“系统理论”副的往来(联系)对哈贝马斯展开了批判。卢曼怀疑人与人口中间存在真正沟通的可能性,认为沟通的核心是具备自我反思和自身指涉(Selbstreferenz)的力量的社会体系。卢曼之社会体系作为“自身指涉”系统是指依靠一些通过系统而相互沟通的因素生产出另外一些通过系统而相互沟通的因素,包括封闭网络(系统自体再生)和盛开网络(系统与环境的互动)。而如何使沟通成为可能?卢曼觉得媒介是使传播的持续得以确保的东西,其中最重要的是周边象征化媒介(symbolisch generalisiertes Kommunikationsmedium),例如货币、权力、真理、法律和爱等几种基本价值。把定义为“正确” 的体系以“真理” 为媒介、“政局” 系统以“权力” 为媒介、“人家” 系统以“爱” 为煤介、“经济” 系统以“钞票” 为媒介,“法律” 系统以“法” 为媒介等等。而关于媒介、传播和传播参与者之间的关联则是,定位的扩散选项出现时,传播参与者需要决定是否要参与所被提起的扩散活动。

在讲座的尾声,吕晶珠教授表达了祥和为此次讲座的准备也是一次难得的读书机会,并和同学们一起针对此次讲座的情节进行了进一步的交流,详细耐心地答应了同学们提出的题材。讲座圆满结束,本次讲座使参会师生对交往理论有了更深切的询问与学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