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学系列讲座——贾涵斐先生《文化》
2019-10-15 11:50   审查人:

2019年10月13日,由我校德语系主办的讲座在博文楼三大楼会议室进行。来自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贾涵斐先生作为本次报告主讲人,为德语系师生做了一场题为《文化》的报告。告知精彩详实,送大家留下了深切的记忆。

上午10点,告知标准开始。我校德语系冯亚琳讲课首先代表德语系师生向贾涵斐先生表示了欢迎,并向出席报告的师徒介绍了贾涵斐先生的读书经历和研讨方向。以后,贾涵斐先生表示了感谢,仰望这次报告可以在文化学研究方面给大家新的启示,迎接大家提出问题并共同讨论。

此次报告的主题是“文化”,表现文化学研究之局面和动向,贾涵斐围绕概述,概念界定,文艺与文化,文艺与科学,以及现实研究之借鉴方面进行了详尽的阐述。在报告中贾涵斐老师强调知识之定义具有“竞争性”和“动态性”的性状,并在历史流变中有着不同之意义。文化Wissen一词的风源是“veid”意为看,探望(sehen)。在古希腊罗马时代,柏拉图觉得,诗人的作文不具备知识,只是一种模仿的狂欢;中世纪时期,文化与真理只是控制在上帝手中,人口只是寻找和随军神的旨意;随着印刷术的说明,文化逐渐世俗化。副启蒙运动开始,人口之悟性开始打破上帝的独尊,成为知识之核心;而在18百年,康德在《单纯理性批判》美方结成主观与客观论述了看法、信念和文化之差距,准备再次确立知识与非知识之鸿沟。有鉴于此,文化不再是机械的一定概念,而是历史语境下的常态知识。

现在,对于“文化”题材的座谈不再具有统一的、绝对权威的概念,而更多的是对伊进行界定的尝试。贾涵斐先生列举了约瑟夫-福格尔(Joseph Vogel),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尼古拉斯-佩特斯(Nicolas Pethes)等大家的看法,阐述了“文化之诗学”,文化危机,文化文化等方面的定义。由此指出,文化和非知识之间的限度并不绝对;单,在一般知识、正确文化与文学美学之间始终存在交换。

在文化与文学之关联方面,贾涵斐先生提出文学具有认知功能,但是承认这个观点也经历了许久的长河。初次里程碑的倒车是十八世纪中叶美学(Ästhetik)结构性的终极确立;鲍姆加滕对长期以来将艺术排出在不利之外的看法做出回应:“和合学是技术,而非科学”,并提出了“和合学真实”的定义;十八世纪中叶,康德之《判断力批判》进一步强调了感性认识和计量经济学的期望值。有道是地,文艺对本身的稳定也发生了变化,他成为独立的体系,成为自主的学识体系,初步进行新的实践。2007至2008年,几位学者如施蒂宁,克佩,博尔加斯和迪特里希进行了对文化和文艺之关联的论辩。她们就文学是否传递知识,文艺能否作为知识之源泉,文化在怎样的讲话形态中构建等议题展开了强烈讨论。

对于怎样在文艺创作中采用知识之争鸣进行研讨,贾涵斐先生以歌德之《威廉麦斯特之读书时代》为例,谈起了相应考察某种知识,如农学、社会学、文艺在一定历史时代的流变,以及这些知识对Menschenbild的影响。

告知结束之后,冯亚琳讲课对当下讲座做出了总结:最先我们要认识到知识之定义不是一成不变的,咱们要关心伊变化过程,据此需要我们大量阅读并从外方开展总结。另外我们还要注意知识在文艺创作中的言说方式,并在文艺研究中找到新的思路。

最终在场的师资同学向贾涵斐先生提出了祥和之题材,贾涵斐先生进行了认真详细的回复。告知圆满结束,穿过这次讲座大家理清了思路,加强了文化。

关闭窗口
 

    1. <sub id="452c2f9d"></sub>